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人文 > 文章

秦始皇的死亡意识

时间:2018-08-01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中国经营网    作者:刘刚、冬君 - 小 + 大

 

世上没有一个君王,对待死会像秦始皇那样。他在即位的第二年,就开始为自己准备坟墓。那时,他才14岁,凡事由太后和仲父作主。

 

王权在死亡的阴影中

 

仲父,就是那吕不韦,把他当作生意来做。自从投资子楚,买了秦庄襄王的原始股,吕不韦就跟着“奇货”飙升了,不仅成了仲父,还食邑河南洛阳十万户,可他不满足。他要在小王身上继续做“多”,下了更大的赌注。
  没有人为这位小王着想,没有人问他忧伤。反正,他过惯了这样的日子,在赵国,父亲为人质,他从幼年到童年,便活在死的阴影里,跟母亲东躲西藏,不就是因为怕死?
  来到秦国,一家人过了三年团聚日子,父王就死了。他惊魂未定,就登上了王位,当年,作为赵姬的母亲,能与他相依为命,而今,作为太后的母亲,却忘记了他的父亲,而另觅新人。
  一个孤独的孩子,会如何心酸?从14岁到22岁,九年里,日复一日,他如何度日?有人为他造墓,他就天天关注坟墓。
  当年,他还可以躲,而今,他无处躲。一切都必须面对,所有都要接受,因为他是王,要躲,也只有往“死”里躲。
  他母亲在深宫里,又生了两子,是他弟弟,也是死敌。母亲不管他,可权力却在母亲那里,由那宝贝嫪毐代行之。
  那宝贝,本是他母亲的性奴,却声称是他假父,眼看他成长起来,心里发怵。他亲政了,这一天早晚要来,两人有一个要进坟墓。他才22岁,可他的坟墓已经修了八年,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?他认为,就因为他的仲父、假父想把他埋葬,所以着急要为他修墓。
  一个比孤儿还要孤独的孩子,会像狼一样成长,更何况他还是王,而且是号称“虎狼之国”的秦王,他只用鼻子,就能闻到死亡。童年的躲藏意识,少年的坟墓意识,都是死亡的信号。
  死对于他来说,没有任何意义,没有人告诉他死是怎么回事,人为什么要死,人应该如何去死,例如,杀身成仁,舍生取义,还有顺其自然的死,这些何曾有人提起?他只知道死是恐惧,而他有的是勇气。童年时,他跟随母亲,一次又一次逃离死,少年时,如老僧入定般,数年如一日面对死。无论逃离死,还是面对死,他都有劲。
  这么多年,他一直跟死较劲!他对死有特别感受力,一伸手就能摸到死亡气息,但凡角逐生死,知死者,胜之。
  他知道死从哪里来,往何处去,让死见鬼去!他一出手,谁也不知道他怎样出手,连司马迁也不知道,也许,他根本就没有出手,不信,去读《秦始皇本纪》。
  总之,母亲的宝贝嫪毐,终于被他的死亡意识带走了,接着,仲父也在他的死亡意识中看到了死亡的到来,他依然没出手。
  从小就玩死亡游戏,长大跟死亡学习,后来,读了《韩非子》,就闻到一种浓郁的死亡气息,只有他悟出“君道同体”是可以超越生死的。
  韩非也熟悉死亡游戏,那篇《说难》,说来说去,精细如抽丝,说的无非是一个“死”字,连司马迁都为之惋惜,问道:你是那么懂得死啊,可为什么还是难逃一死?
  因为韩非了解他的心思,看穿了他的根底,就得死!对于韩非,他依然没有出手,不是还有李斯?那死之爪牙之死,依然不见他出手。
  他只是修墓,修一个大大的墓,让死亡跟他去征服。死亡向六国走去,他看得清清楚楚那死亡的脚步。六国纷纷倒下,倒在他死亡的脚下,六国中了儒毒,以“未知生,焉知死”而亡,而他则相反,以“未知死,焉知生”而王。
  兵法云“置之死地而后生”,他的脚下是死地,他就站在大墓上,败了,就到墓里去,墓里还有兵马俑,排好了阵型,朝向东方。
  兵马俑啊,早已穿戴好披挂,他一声令下,就开拔。
  常胜之军不可怕,死亡之军才可怕。历史证明,常胜易衰,多胜易败。打不完的胜仗,杀不完的敌人,常胜军就会生出衰纹。他将常胜军置之死地,变成死亡军,发令:消灭敌人!胜负只有一次,败了就得死,这就是死亡军的宗旨。非如此,不能以战去战,不能以杀去杀,不能统一天下,他要让死亡把战争带走。

 

帝王风水变成死王风水

 

他离开死地,到东方去,那里有神仙,超越生死。
  他把自己交给方士,从此看不到死,看不到死,就以为无死。可死并没有放过他,他在博浪沙,遭遇伏击,却侥幸不死,更以神仙自诩。
  等他看清了方士的把戏,方士已飘然而去,他找不到方士,就拿儒生出气,坑了几百个儒生,就像踩死一堆蚂蚁,他根本没当作回事。
  他的使者夜过华阴,山高月冷,无边寂静,忽闻一声:明年祖龙死!真是吓掉了魂。回来赶紧报告皇帝,始皇问卜,得一卦,曰:往东去。
  东行前,天降陨石,陨石上,刻有“始皇死而地分”。他派人追查,查不出来,就处死了好多会写字的人,以泄其愤、然后就一直往东走,走到陆海交接的尽头,叫成山头,就在今日山东荣成,当年,他第一次来这里,看海上日出,曾叹曰:“天尽头”。
  李斯提笔,在他身边,也写下六个字:“天尽头,秦东门。”这六字颇有谶味,仿佛就是对陨石上那六字的注释。
  果然,他病倒了,死亡在“天尽头”招手,要带他走。可他并不认为自己病了,更不觉得自己会死,他以为这是服食仙药后的反应。这样的仙药,现在看来就是毒品,那吸毒的感觉,便是游仙。方士用仙药控制了他,使他吸食成瘾,嗜幻如真,离了死地,顿入仙境。
  他近来常害怕,他怕仙药断了,因为方士跑了。没了仙药,怎么游仙?不游仙,怎能成为仙人?成不了仙人,就得死!如不免一死,就回死地去。
  自从方士跑了,他就停了填海工程,而去扩建“山陵”。什么叫“山陵”?《三秦记》里说,天子坟冢,在秦朝,叫做“长山”,在汉朝,叫做“陵”,将这两种称谓合起来,就叫做“山陵”。
  他的“长山”依山而建,有一座皇城在下面。皇城,以皇帝为中心,分内外城,有宫殿,城池。还作了地市,让生人和死人做交易,公平不能欺。地下城里,有无数的楼阁、亭台,还造了江河湖海,连日月星辰,他都做了安排,当然,他不会忘了梦寐以求的瀛洲、蓬莱……
  据《三秦记》载,他在咸阳的寝宫兰池宫,引渭水环绕,并筑土为山,以水为东海,以山为蓬莱,还刻石为鲸鱼,其长二百丈。
  他造陵,也模仿蓬莱仙境,骊山东北,原来有一条河,由南向北流,入渭水,他在骊山脚下,挖深池,积土筑坝,拦断河流,取土造“长山”,使河流改道,从东北折向西北,环陵绕行,《水经注》曰“鱼池水”。
  “长山”东侧,还有温泉水,来自骊山神女。传说,他在骊山,与神女相遇,惑于神女美色,而猥亵之,被神女唾弃,其身溃烂,不得已,求神女化解之,神女曰:试以温泉洗浴。果然,温泉一洗,神清气爽,美如初矣。
  有两条水,一条是鱼池水,一条是温泉水,一自东北向西北,一自西南向东南,滔滔不绝,环绕“长山”,左右分流,各自循环。
  骊山,为秦岭支脉,其临潼一带,山脉对称,从渭河北岸望去,似一巨大屏风立于陵后,登陵南望,山脉如弧,拥陵入山,与山浑然。
  赫赫皇陵,何以选位于此?其依山带水自不待言,又有“其阴生金,其阳多美玉”一说,更有近年来,见卫星所摄之图,从骊山到华山一线如龙,而陵位,恰好就在龙眼上,筑陵于此,乃“点睛”之神来一笔。
“风水”二字,要看怎么说,自其统一六国言之,不妨称其为风水宝地,自其二世而亡言之,则“宝地”两字,从何谈起?
  大地上,自然流淌的一条河,被他一声令下,就变成了为他守陵的鱼池,此河从南向北流,乃地势使之然,可他非要让河流改了道。
  强扭的瓜不甜,强扭的风水呢?多半要变成祸水。

上一篇:沪商“上访”惹祸端

下一篇:没有了

Copyright © 2018www.zgjyx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