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观点 > 文章

怀念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一文的主要参与者--诸暨人吴江先生

时间:2017-05-27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诸暨发布    作者:朱晖 - 小 + 大

你知道吗?浙江诸暨有这样一位伟大的人物:他是开思想解放先河的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一文的主要参与者之一;他既是中国理论界一位资深的理论工作者、真诚的马克思主义者,又是一位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历史上许多重大事件的亲历者。他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吴江先生!

  

     他站在时代的前沿,凭借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,紧密结合长期以来中外社会主义实践的经验和教训,联系当今社会不同制度国家的巨大变化,把握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重大理论问题,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前瞻性和理论价值的真知灼见。

    吴江先生原名寿乃芳,1918年初,出生在浙江省诸暨市江藻镇墨城坞半山村。

    1937年抗战爆发后,19岁的他在家乡建立农民自卫队,组织抗日斗争,并加入中国共产党。次年秋,他辗转抵达延安,入陕北公学学习马列理论。一年后到晋察冀边区从事教育工作,后主编《群众报》。抗战胜利后,进入张家口,转而从事工会工作。1948年后到中共华北局工作,编辑党刊《建设》。1956年至中共中央书记处第四办公室工作,业余时间研究马克思主义和哲学社会科学,撰写《工农联盟问题》、《中国资本主义经济改造问题》等著作,并主动要求离开行政岗位专事理论研究工作。1957年,他调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主任,两年后又转到《红旗》杂志社任编委,与陈伯达、胡绳、邓力群等共事。“文革”中他被下放至“五七干校”劳动,由此开始认真地反思理论和实践问题。

    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,胡耀邦任中央党校校长,正在推动思想解放运动。吴江复出后任中央党校哲学教研室主任,兼任理论研究室主任,后又担任第一副教育长。中央党校那时有一份不定期的内部刊物,叫《理论动态》,由理论研究室主办,印得很简朴,每期也不厚,有时就是一两篇文章,但生气勃勃,在推动解放思想、破除两个凡是的过程中大有冲锋陷阵、摧枯拉朽的势头。真理标准的讨论,最初就是在中央党校展开的。光明日报发表的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是吴江最后修改定稿的。以《解放军报》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的《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则》,也是吴江的手笔。

    1982年,吴江离开中央党校,1990年从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位置上离休。离休后,亲身的经历、多年的理论修养和深入思考,使他进一步开始觉得对许多问题需要重新认识,对社会主义也好,对马克思主义也好,都是如此。重新认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课题。于是,他又全力以赴转向其一生最后关心的课题,即重新认识马克思主义,重新认识社会主义。先后在海内外出版十七部文集、专著,发表理论、时评和政论等文章近百篇。

     吴江先生经历丰富,理论造诣高深,参与了中共许多重要理论的提炼,又有一段时间身处政治核心漩涡之中。他与中央领导毛泽东、周恩来、刘少奇、邓小平、胡耀邦等曾零距离接触,与胡乔木、周扬、邓力群等理论家切磋争鸣,与陈伯达、康生等也甚为熟稔。

     他离开了政治漩涡后的二十多年间,是他理论研究大获丰收的时期。他毕竟是75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。他的一生都在为实现年轻时期便确立的政治社会理想奋斗。随着历史的进程,他敏锐地感觉到,对这个党,对曾经有过的社会理想,对实现这个理想的道路,都应当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修正。所以,他的晚年著作《马克思主义是一门大史学》、《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沟通论》、《中国的新路》、《民主与政党》等等,都凝聚着这位老共产党人在摆脱思想桎梏后的独立理论思考。

   吴江常说,要对自己的一生有个交代。这一交代,包括他对一生经历的回顾,对许多重大问题的理论思考,都记载在他的书中。20121113日,吴江先生辞世了,走得那样安详。生前嘱咐家人,身后事一切从简。没有成群结队的告别,没有行礼如仪的悼念,没有一切世俗的铺张。在人世生活了95年的他,对那些镜花水月的繁华,早已看得透彻。俯仰处无愧天地,褒贬时自有春秋。这是挂在他书房中最喜爱的对联。

 

吴江教授的主要作品有:

《历史辩证法论集》

《认识论十讲》

《哲学专题二十讲》

《当代社会主义若干问题》

《民主与政党》

《十年的路——和胡耀邦相处的日子》

《中国的新路》

《文史杂论》

《社会主义前途与马克思主义的命运》

《马克思主义是一门大史学》

《中国封建意识形态研究》

《冷石斋沉思录》

《吴江文稿》

《旅港时评》

《中国资本主义改造问题》

《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沟通论》

《工农联盟问题》

《冷石斋忆旧》

《吴江论集》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中国奶粉行业为什么这般纠结?

Copyright © 2018www.zgjyx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