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人文 > 文章

蔡礼福老师的为人、为师、为学

时间:2017-05-2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中国经营新闻网    作者:陈泉永 - 小 + 大

 

图为当代画家蔡礼福老师(左),作者陈泉永(右)


我的初中和高中生涯都是在诸暨市的陈蔡中学度过的,上高中时蔡礼福老师是我的班主任。当时的陈蔡中学是第一次办高中,一九七一年,正值文革期间。由于陈蔡这个山区地方向来崇学尚文,因此农家子弟想进高中的竞争相当激烈。记得那年蔡老师正好在负责编辑公社临时办的的一份《双夏战报》,当时的双抢,即抢收抢种是老百姓一年中最忙碌和最艰苦的季节,当地领导为鼓舞士气,抽调几名教师,办一份简报,报道各地在双抢季节的好人好事,目的是促进双抢的进度。简报大多内容是新闻,但偶尔也发一点散文之类的文章。由于我们村里报名要求上高中的对象多,村里的领导认为大家都是贫下中农出身,要进高中就得看谁的文章写得好。那年我的一篇《晒场激战》的散文,在蔡老师的力荐下,刊发在简报上,并在公社广播站播出。就是这篇散文,后来我便顺利的进入了陈蔡中学的首届高中班,班主任就是蔡礼福老师。

前年,我回老家时,约了高中时的同学吴友苗去东白湖镇上看望还住在那里的蔡老师。我们进去时,老师还正在作他的花鸟画,一块太湖石,两只彩蝶,数丛牡丹,已经跃然纸上。七十七岁的蔡老师看到我们时真是叫满面春风,茶、烟之后便是问这问那,殷切之情溢于言表。但凡当过老师的都有一种学生情结,尽管在读书时,老师有时候对学生要求极严,但一旦毕业后,便又是格外亲切。我从高中毕业后,先是担任代课老师,后来参加工作,就在和蔡老师工作的地方一起,到一九八四年时,我已经成为当地区委区公所的副书记,八七年又调任到市委宣传部任副部长,在人看来是有点权力的人了,那时,蔡老师还在乡下,而且是偏远的乡下教书,在我的记忆中,老师从来没有在我的面前开口要求过什么,同对待其他同学一样,老师只是默默的关注着我们的成长,真诚的希望我们的进步!

在和蔡老师几十年来的交往中,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,就是怎样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人?如何在平常的人流中潜藏一种做人的真本,好像有人说的,一滴水只有放在大海中才不会被干涸。在蔡老师身上我看到了他的闪光之处就是为人,为师,为学。

为人。处内以睦,处外以义,检身以正,交际以诚,行己之道至矣。处人不可任己意,要悉人之情;处事不可任己见,要悉事之理。这是谁说的我记不得了,但人能做到这几条就是一个大写的人了。老师为人一向低调,对我们学生来说,他是可亲,可信,可近的兄长,在我的记忆中,他戴的眼镜的镜框都是浅色调的,没有加重黑框眼镜的那种狠狠和严肃的感觉。从来也没有听说过他有诸暨人的说法叫做“似乎墩墩咒”的书呆子式样,在我看来他是平平实实的做人。家有兄弟数人,没有指到东闹到西的冲动传闻,他是兄弟中的老大,这个头是带得非常上路的。但同时,他又是一个敢于仗义执言的人,在我们读书的年代,正是社会上是非观念混淆的年代,蔡老师无党无派,敢于讲真话,爱憎分明,并且有时候敢于和意见相左的人争得面红耳赤。记得有一年,公社要开批斗大会,批斗的对象正是蔡礼福老师的先生陈望斗,公社要求我们高中班的同学一起参加,他作为我们班的班主任理所当然的要参加。当时我是班干部,蔡老师把我叫去,对我说,这个批斗会他就不参加了,批斗他一向尊敬的先生,他不干,并关照我维护好班级的纪律。作为一个在当时政治形势高于一切的特定条件下,即便他参加了,他的先生陈望斗想必也会原谅他的,他敢于不听学校领导和公社党委的安排,擅离职守,肯定要受到批评。但是在这件事情上,我看到了蔡老师的铮铮骨格!

为师。“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”,作为教师,不但要受业,解惑,还须传道,传立身之道,传言行之道,传理念之道。这是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的必备条件。要传言立身,关键在于学而不厌和诲人不倦,有的老师自身对问题的理解能力极强,但要传教却很难,好像茶壶里的饺子,倒不出来,就是缺少方法,导致课堂教学的气氛不热烈。有个别的老师只会夸夸其谈,没有对相关知识的深入研究和专业业务的钻研,只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,缺乏文化底蕴,致使课堂教学的语言不生动。蔡老师是我们的语文老师,虽然他是一个师范生,但是,他就具备了学而不厌和诲人不倦的两条素质,备课相当认真,称得上精心策划,讲课井井有条,常常是妙趣横生。上鲁迅先生的课文时,光时代背景就要讲半堂课的时间。讲古文言文时更是搜集大量资料,使学生听得懂,理解得透,有时像旧式章回小说般的“左插花右插花”,是尽心尽力的教。比如在上文言文《中山狼传》时,因为我们当时读的是节选本的内容,中间没有狼带着东郭先生去问老树和老黄牛的内容,蔡老师为了使我们学生了解全面知识,化费了不少精力,特地去找到老式版本的《中山狼传》,并在课堂上朗读和解释,我后来在生产队劳动时便以此为版本,和社员们在一起绘声绘色地说《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》,曾经上过几年私塾的叔叔伯伯们直夸我说得好,有文化!

为学。为学之道也就是求学的法则,没有比穷理在先了;穷理的关键,一定在于读书;读书的方法没有比循序渐进和求得精通更重要了;而求得精通的根本,就在于敬业和坚持不懈了。这是南宋哲学家朱熹的名言,苏东坡主张为学之道是“一思以求之”,说到底,便是矢志不渝的求学。天下事有难易乎?为之,则难者亦易矣;不为,则易者亦难矣。人之为学有难易乎?学之,则难者亦易矣;不学,则易者亦难矣。从为学之道上,我要说说蔡老师的画,虽然蔡老师在绘画上有基本功,但当年在学校老师中,也有几位爱好画画的老师可以对蔡老师的画评头品足,但蔡老师有一种韧性,有一股执著的较劲精神,即便是他在山区执教时,在煤油灯下,在鸡鸣声中,不倦地追求他的理想王国,可以说,在他的从教生涯中,从来没有放弃过他的业余爱好,退休后更是全身心潜心画画,但凡熟透他的学生和老师,蔡老师已经和画画可以划个等号。我曾听说过曾国藩少年时的一个小故事,曾国藩白天在私塾读书,夜里在家诵读背书。有一天一小偷藏匿在曾家的梁上,曾国藩一遍又一遍地背书,直到天快亮出了还没有背下来,这时候,小偷又累又怒,便从梁上跳下来,将曾国藩所背的内容一字不差的背了一遍,然后扬长而去。可是,当年背书背不过小偷的曾国藩在日后却著作等身,创作出了《冰鉴全集》等文章,还创建了湘乡派。由此看来,决定你成功的因素不是你的智商,而是你的汗水和志向。

这次我和我的同学到东白湖去拜访蔡老师,蔡礼福老师的画在当地已经火红了,有几幅作品已经卖出了数万高价,我以为除了老百姓的经济实力有基础,高雅生活有需求,投资理念有共识之外,关键是在于他的画艺已经到了又一个高峰。同他的先生陈望斗的画风一样,蔡老师的画的题材都是大众口味的鱼、虾、牡丹、花鸟等一类顺风顺水的内容,既进得了民房,又登得上厅堂,可谓雅俗共赏。笔墨功夫一丝不苟,作画态度就是一个认真,一笔一笔的画,用色也是极其讲究,容不得宿墨和宿色,追求清爽完美,一尘不染,承尚师风,不像我作画的时候喜欢大幅渲染,潦潦草草。章法布局也讲究“三角形”、“s”形,老是记得他的老师陈望斗说的:“视平线之上,物近的高,远的低,视平线之下,物近的低,远的高”,虽然是花鸟画,也同样讲求谋篇布局,给人的视觉和心情有舒适感。书法题跋与先前的对比完全是“换了人间”,看得出来这几年蔡老师在书法上下的功夫肯定是不少的,师母有时候要谩怨他“又在写字了”,殊不知书填画功,画中的线条就来自书法的功夫。原来的题跋常常显得紧张、拘谨,现在不但放松了,而且同他的画已经统一在和谐的画面上。在我看来,蔡老师的画,无论从题材、笔墨、章法和书法题跋已经直追他的先生陈望斗了。

艺无涯,今年80岁的蔡礼福老师身在东白山中,在晚年生活中,不可能像他年轻时一样走太远的路,但我相信他的画和他的精神会在我们的心目中走得更远 ……









上一篇:《中国经营报》资深记者鲁怡被聘为浙江工商大学实务导师

下一篇:2017笔昂公益教育上线仪式暨笔昂教育公益项目发布会在杭州成功举行

Copyright © 2018www.zgjyxw.com